您的位置: 景德镇信息港 > 养生

百盛與愛客家分手的背后聯商

发布时间:2019-06-07 04:40:51

  百盛与爱客家“分手”的背后联商

  一个中国老板投资2亿元建大商场与“洋管家”牵手,然而这段跨国“恋情”仅仅持续半年即告结束,商场停业,“恋人” 失和,是“洋管家”水土不服?还是“感情基础”本就不牢? 在媒体爆炒“麦肯锡败走实达”后,我们今天又看到了“爱客家失恋百盛”的让人“伤感”的“爱情故事”。 爱客家“牵手”“洋管家” 1997年,作为大连德商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张德甄出于对家乡的一种深厚感情和对当地居民购买力的看好,决定投巨资在营口的大石桥市(县级市)兴建一座集四星级酒店及现代化购物中心为一体的高标准、现代化大型商用建筑。1998年初,天富广场正式开始施工,广场整体采用欧式古典主义建筑风格,建筑面积5万余平方米,包括电脑物业管理系统、防盗监视安全系统、消防安全自动喷淋系统、中央空调、自动扶梯等为一体的硬件设施,不仅成为当地的标志性建筑之一,也成为辽宁省内为数不多的现代化购物场所。 作为经营多年房地产和国际贸易的张德甄,经营商场是弱项,在美国生活5年多,受国外管理的影响,张德甄决定,寻找一家在国内外颇具影响和实力的大型商业集团共同合作经营商场。 天富广场开始与中国百盛集团进行了合作接触。百盛集团作为马来西亚金狮集团在中国设立的百货集团已在北京、上海、广州、大连、青岛、武汉等地开设了20余家大型百货店。百盛集团随着在中国市场的不断发展,也有意继续扩大其在中国城市的市场份额。正是在这个基础上,双方很快进入了合作的实质洽谈阶段。负责中国东北市场的大连百盛店高层人士多次专程到大石桥进行考察,认为当地虽为县级市,但地处沈阳、大连两个城市之间,经济发达,具备开连锁店的基础条件。去年8月,百盛集团以上海狮贸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的名义与天富广场正式签署了百盛集团进驻天富广场以“天富爱客家购物中心”的名义经营这个现代化大型商场的协议。 合同规定,除天富广场要为百盛集团提供必要的开业设施外,先期提供至少1000万元的流动资金,授予乙方在合同及细则有效期内独占性(排它性)向商场提供经营管理咨询与服务的权利和。也就是说,在百盛接管天富期间,投资者不得介入百盛方面的任何经营管理。同时,除乙方管理人员的工资和待遇外,百盛方面按天富爱客家销售额的1.5%提取佣金,利润20%分成,但商场一旦亏损,百盛概不负责。 赢利分享,风险不担,一份让人们觉得“不平等”的 “条约”,却由于一个愿请一个愿来签定了。去年12月28日,在遮天蔽日飞扬的彩球中,天富爱客家购物中心正式开业了。 美丽“恋情”转瞬逝 开业的前2个月,天富爱客家经营如日中天,当时正值春节前后的购物高峰期,大量的市民涌进商场内,商场日销售额达85万元,平日里也基本保持在日销售额50万左右。据百盛方面提供的一份统计资料显示,今年季度,天富爱客家销售额达1992.8万元,这个数字已经大出了双方的意料之外,如果照此态势发展,双方的合作前景将无疑更加灿烂。 然而好景不长,今年3月18日,天富爱客家总经理卢云来突然提出辞职,并将辞职报告递交百盛集团并抄送董事长张德甄。3月27日,大连百盛店任命原天富爱客家副总经理孙荣为总经理,并以“特此通知”形式告知大石桥天富爱客家董事长张德甄。由于人事任命方面的意见存在严重分歧,张德甄始终未在任命书上签字。孙荣以代总经理的身份接管了天富爱客家的日常经营管理工作。 不久,一个爆炸性的事件发生在了天富爱客家。4月份,商场购进了一批“欧米茄”进口手表,因涉嫌走私被当地工商局查封并没收,同时,供货商被工商部门处以1. 5万元的罚款,由此,天富爱客家的商业信誉受到严重影响。据投资方介绍说:“此批手表本应以联销的方式经营,无需天富爱客家支付购货现金,但大连百盛方面却硬逼天富爱客家支付此款,因为此事,投资者从此对百盛方面如何使用天富爱客家的流动资金产生了怀疑。” 卢云来总经理辞职后,商场经营状况便开始急转直下,日销售额由的85万元跌落到每天不足10万元。 5月17日,天富爱客家股东在上一次提出要求未得到答复的情况下,再一次提交董事会关于“提请维护股东权益要求”的函,在此函中,股东提出在天富爱客家的财务账上,股东所投入的上亿元资产未预提分文折旧,侵害了股东利益,并要求天富爱客家财务部按200万元预提今年固定资产折旧费用。董事长张德甄在此背景下鉴于股东的压力向天富爱客家财务部作出划出200万元款项作为今年的部分固定资产折旧费的决定,以暂时稳定股东心态。然而,就是这200万元的预提折旧费用,为双方日后的合作埋下了无穷的“祸根”。 据介绍,天富爱客家主管经理以超市中某些商品滞销将要到保质期为理由,提出这些商品运到大连百盛店按成本价销售,由天富爱客家负责运费,百盛方按1.5%提取管理费。此种做法让天富爱客家的投资者不免产生了这样一种疑问:“百盛”利用天富爱客家的流动资金为他们自己投资的大连百盛店进货,并且还由天富爱客家替他们承担运费。同时,对天富爱客家方面到大连销售的商品又算做天富爱客家的销售额并提取管理费。 一个问题瞬间进入张德甄的脑海中:“为什么百盛把商品运到大连而不运到路程一样且居民购买力极强的沈阳 “爱客家超市”,是不是因为大连的百盛店是百盛自己的公司,而沈阳的爱客家超市只是由他们进行管理?”面对 “百盛”这种“一举两得”的行为,一直保持沉默的董事长终于开口,向“百盛”总部提出强烈的抗议。 到5月末,天富爱客家基本进入了半停业状态,账面亏损已达数百万元。6月11日,一桩看似美丽的“恋情” 在仅仅半年的时间便画上了“句号”。 “洋管家”大诉“管家”难 百盛集团东北区总经理钦方明认为天富爱客家经营如此惨淡的原因:“一是投资方未按合同规定将1000万元流动资金足额到位,致使不能及时给付供货商货款;二是投资方插手经营管理,这在当初的合同规定上是绝不允许的。” 钦方明介绍,“当初,百盛集团其实并不看好大石桥这个县级市的市场,但在有关部门热诚邀请和投资方的一片诚意感动之下,才签订了合作合同。事前,百盛已有言在先,由于大石桥居民购买力低,加之我们对县级市经营没有经验,年只能做到销售额8000万元,并可能会出现亏损500万元的可能。尽管如此,投资者仍旧对我们抱以充分的信任。开业之后,投资方的流动资金陆陆续续地到位600万元,除去员工培训花费200万元和投资商中途拿走100万元‘救急’,实际上的开业资金仅有300万元。尽管如此,我们仍旧不遗余力地要把天富爱客家做好,而事实上,开业之初的前两个月效益的确很可观。但当企业需要更多的流动资金的时候,投资方却没有履行合同的规定。” “5月17日,董事长张德甄在事先未征得百盛方面同意的情况下,擅自指使财务人员,提走了200万元的固定资产折旧费,而这笔钱正是天富爱客家用来支付供货商货款仅有的一笔资金。作为投资方,合同上已经明确规定不允许其参与经营管理,但董事长却凭借自己的权利擅自提款,致使企业迅速陷入被动局面,进而很快发展到大批的供货商相继撤货。”钦方明还补充说,根据合同第6条规定,天富方面应向百盛支付商场牌匾费、电脑软件费、管理制度费、卖场设计费共180万元,截止至今年6月8日,天富方面只支付了商场牌匾费50万元,其余费用逾期数月未支付。百盛曾于今年4月9日向天富方面发函,催告支付,但未得到任何答复。 总经理钦方明强调说,凡事都有个周期性,仅仅经营了几个月的时间,根本看不出来明天的市场怎么样,沈阳的爱客家去年一年都在亏损,但投资者挺得住,今年的销售形势明显好转了。而“天富”这么急功近利,我们只好终止和他们的合作了。 “恋情”结束上法庭 尽管投资方没有在百盛“终止协议”的函上签字,但百盛方面已着实对与天富方面今后的合作失去了信心。从6月25日开始,大石桥本地及外地的供货商大批撤货,短短的几天里,一个曾经名噪一时的大型百货店几乎商品皆无,当时供货商抢货的场面惨不忍睹。 一个问题好像锁在投资者张德甄的眉头:虽然天富与百盛在经营过程中出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问题,但按照当初合同上的约定:经营过程中出现问题不影响经营者继续经营,其问题可交与有关部门予以仲裁解决。而百盛方面却同意供货商将商品撤走,这是否属于单方面终止合同的表现? 百盛是否已经停止经营天富爱客家时,总经理钦方明予以否认,并说百盛方面仍旧有人在大石桥坚守,集团方面已经致函天富和张德甄,希望他们接管天富爱客家,继续合作已经不太可能了。 百盛方面将商场经营业绩衰落的原因归结为天富方面 “严重违反合同所致”,并据此单方提出终止合作合同。而天富方面则认为,派驻天富爱客家商场担任高中级管理职务的人员在招商、客户、洽谈等方面,无论资历、经验、素质以及综合能力都明显低于百盛集团所属大连百盛商场及百盛所管理的其他商场。加之百盛方面对大石桥市场的需求及消费者的心理缺乏了解和研究,简单搬用大连市的价格战模式,致使老百姓不接受,反认为有欺骗之嫌。并呼吁:面对天富爱客家商场目前经营的惨状,双方应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客观地反省各自的行为及其对天富爱客家商场经营的影响并承担相应的,任何一方都不应不负地一散了之或一走了之。 一方认为,由于流动资金的不足导致供货商大批撤货,也由于董事长插手管理而使天富爱客家内部弄得一塌糊涂,对此我们没有;而另一方却认为:商场是在双方认可的情况下开业的,如果说流动资金不足,为什么前几个月经营业绩那么好? 如果没有那张“不平等”的合同,会有今天的局面吗?张德甄在思考着,天富的下一步,就是要考虑如何与“洋管家”去打这场官司。 “洋管家”“水土不服”? 采访钦方明时,曾问:“很多人都认为百盛与天富签定的是一个不平等的条约,您认为呢?”钦方明认为, “我们在中国很多的城市都是这么签定的合作合同,要说不平等,那是因为百盛有先进的管理经验,百盛从不打没把握之仗,事实上,百盛从没有输过。” 张德甄说,我不想评价谁对谁错,法律自会给我们一个明确的说法。任何人都能看出来的不平等条约,我却义无反顾地和百盛集团签订了,其原因不仅是百盛集团这个国际大牌的盛誉,更重要的是我对“洋管家”的盲目崇拜。 从盲目崇拜洋货到盲目崇拜洋设备,再到盲目崇拜“ 洋管家”,中国人被贫穷和落后吓怕了,他们希望用外来的智慧拯救迷茫的企业,并藉此寻找一条企业发展之路。在媒介爆炒“麦肯锡败走实达”后,我们又看到了“爱客家失恋百盛”的故事,我们应该承认洋管理的一些先进和前瞻性,事实上,很多“洋管家”在中国都被证明是成功的。但是我们同时不能忽略一个更加重要的问题:“洋管家”并非放之四海而皆准,在外国适合,在中国可能就不适合;在大城市适合,在小城市可能就不适合。 “管家”是一门科学,更是一门艺术。为了一个“洋” 字而去签订一个“不平等”的合同,“赌注”是否下得太大?!但是,我们也不要忘记,市场不相信眼泪,愿“赌” 就要服输!(新华 郑东鸿、佟雨泽)

月经不调吃啥能调理
怎么能治好月经不调
月经不调吃什么好补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