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景德镇信息港 > 美食

专访导演白雪过春季是我的非说不可1略

发布时间:2020-10-18 04:29:57
专访导演白雪:《过春季》是我的非说不可

如果把生活比作曲折的迷宫,白雪会挑出毕业、写剧本、拍摄电影这几件事作为走出迷宫的关键转折点,这位凭着处女作《过春季》闯入观众视野的新锐导演,恍如并没有在迷宫里走多少弯路,出口在无声地指引着她。

2015年的白雪不会料到手上正在创作的剧本将会在4年后变成电影上映,更不会想到这部电影能在各大国际电影节入围获奖,获得无数好评。当时的她正痴迷于写作新的剧本,为了让剧本更加贴近真实,她常常来回深圳香港两地搜集资料、蹲在海关缉私局等地调研、不停地和学生水客聊天、做大量的人物采访。

素材准备充足以后,到了再叙述的时刻,想讲的故事渐渐显现出来。从整体的大纲到细致的人物小传,即便是直觉上细微的不满意,她都会推倒重来,度过了六百多个静默的夜才终究定稿,这时候离她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毕业恰好十年。

电影放映后收获一片好评,问及导演是否是是料想过会有今天的成绩时,白雪坦承自己从没想过这些,即便是拍电影的时候也没想过要拿电影去参赛拿奖,只想着怎样才能把电影拍好。

不是成功后的自谦,她的惶恐是真诚的。在此之前她还自嘲自己是一个写不出剧本的待业妇女,毕业后十年只拍过几部短片,电脑文件夹里存着二十几个没有成形的故事大纲。想象过被聚光灯照耀的感觉,却不知道将会是哪一天。

彼时的白雪非常焦虑,没有实质性的产出,对一个有抱负的年轻人的打击是巨大的。那段时间做的事情用她的话来说都是在「讨生活」,没机会接触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被阻挡在圈子的外面走不进来。好的灵感迟迟不来敲门,创造的欲望却像不知疲倦的猎豹追逐着她,即便没有在拍电影,她的眼睛和头脑却始终没有停下。

不停地看,不停地想,生活中碰到的事情都可以被拿来拆解剖析,渴望从平常里获得开窍的瞬间。延续地积攒构思,也写过一些剧本,因为种种原因终究都未能落地,当时觉得是运气不好时候没到,现在看来却像是在铺垫行将来临的天命。

《过春季》就是白雪的天命。之前一直没做出作品,1是没有什么东西可说,二是不知道怎么说,电影是厚积薄发的艺术,十年积累,白雪等到了她的非说不可。

电影讲述了家住深圳每天来回香港上学的「单非仔」佩佩的故事,选择「跨境学童」这个题材,除朋友给的灵感外,还和白雪本身的成长经历有关。白雪在深圳长大,从小就会说一口流利的粤语,靠着地理优势耳闻目睹香港的流行文化,亲眼见证着深圳香港两地的变化。

用镜头记录这片和自己血脉相连的土地成为必然,“印象中,除张暖忻导演的《南中国1994》、李睿珺导演的《途经未来》外,没什么电影真实反应深圳这个城市的故事,所以我希望自己的作品可以和这个城市有关联。”

在肯定做「跨境学童」题材以后,白雪其实不满足于记录这类群体的平常,这样会显得过于文艺和烦闷。如果电影能够被记住,一定是由于它在切入现实的基础上震动了观众的心,打开观众内心的钥匙就是「水客」。

女主角佩佩本是象牙塔里的少女,生活中的烦恼不过是没有钱和好朋友一起去日本旅游。为了赚钱,她随着水客阿豪学习走水,而走水这段经历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让她在短时间内品味到青春的甜与涩。

记录「跨境学童」和「水客」,白雪觉得是有意义的。早在北京电影学院学习期间,她就被老师教导要通过自己的眼睛视察社会,创作当下的故事。电影不仅是票房与艺术,它能成为记录社会变迁的载体。

「跨境学童」和「水客」都是历史发展的特定产物,也许再过几十年就不会再有这样的群体,但电影能让他们一直鲜活。

带着满满真心做出来的作品,能取得观众一样真诚的共鸣。影片探讨的虽然是小众的社会题材,但转达出来的内核——青少年的成长可以触发每个人对共同具有过的青春岁月的感慨。即便不曾经历过影片中主人公的生活,也能在她的身上看到一些内心的影子。

许多观众评价这部电影「成熟得不像处女作」,白雪将缘由归结为两点。1是科班出身,导演系毕业的经历让她知道做导演不只是写剧本,更是成为一个事无巨细的决策者,大到全局的计划,小到场景的选择,都需要导演来做判断。这不仅需要导演有正确的直觉,更要有承担得起毛病的担当。

事实证明白雪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决策者,项目没有超期、没有超支、进程不难弄、剪辑不拖沓,电影从拍摄到出现的节奏都是一致的干脆利落。

2是荣幸。相比其他新锐青年导演,白雪自认是荣幸的。部电影就能请来田壮壮导演做监制,田壮壮不但传授给白雪丰富的拍摄经验,也给予她的自由。拍摄团队大多都是她大学时期的同学,十几年的磨合让全部团队具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齐齐往一处使力。

影片中使人眼前一亮的新人女主黄尧一样是白雪的意外之喜,不但符合了要说流利普通话和粤语的刻薄条件,外形和气质也十分满足白雪对佩佩的想象。

杀青的那一天,白雪哭了。为拍戏昼夜颠倒的日子固然辛苦,对她来说却是珍贵的时间。每部电影都是一场造梦之旅,这场梦到达了终点站。

电影上映后,有网友评黄晓明论《过春季》打破了一些边界,白雪说这也许是真的,由于她感受到了这部电影带来的气力,在打破她个人生命的一些边界。终究,她迎来了,她和她的电影,的时机。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