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景德镇信息港 > 健康

超越教育才能实现真正突破绿

发布时间:2019-02-03 08:14:01

  超越"教育"才能实现真正突破

  ◆近些年教育部门制定的教育规划基本上都是就教育谈教育,没有从历史的高度、时代的发展和未来社会的需要来看中国教育。

  ◆中国的现代教育改革之所以难以取得实效,关键就在于对教育社会功能认识不足,致使改革往往局限于教育体制内部。

  ◆应当区别教育本身与非本身的问题,进而建立一套具有公平系数的评价体系。

  ◆要想通过教育改革实现教育公平,必须充分调动与之相关的一切社会因素,尤其是做到教育资源的优化配置。

  2009年10月中旬,北京市公布了民众寄望已久的2010年高考改革方案;短短两三天,关于这次改革是非与得失的讨论便充斥了各大媒体。此前,民盟中央于6月底和9月两次召开有关高等教育的研讨会,召集民盟内教育专家和一线教师共同探讨中国教育发展大计,为教育改革进献良策。

  教育,关系到千家万诚实守信户。我国正在制定《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中国的教育体制酝酿着全方位的变革。这次改革,必然触及教育隐形防盗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正因为如此,唯有超越教育、回归社会,教育改革才能取得真正的突破。

  高考改革

  与评价机制社会诚信相关

  这学期开学之初,来到武汉的几所知名中学,亲眼见证了湖北省新课程改革的巨大冲击力:新高一的全体教师都经过了新课改培训考核,合格才允许上岗;许多送孩子上学的家长聚集在学校门口,交流着自己对改革的看法;校园里的学生们,表现出了明显的新奇与不安。他们关注的焦点,仍然是3年后的高考模式。

  在2009年的高考招生中,新的评价机制次发挥了作用:12名高分考生因为综合素质评价低而又不服从志愿调剂被山东临沂师范学院退档,同时也有刚上投档线的考生因为综合素质评价高被录取。其实,早在新课改推行之初,山东等省就作出规定,将学生的综合素质评价与高考录取挂钩;然而在具体操作过程中,这一举措并未被严格执行,以分取人仍然是高考录取的基本模式,这也正是个吃螃蟹的临沂师范学院受到关注的主要原因之一。

  高分退档事件,犹如在平静的湖面上投下了一枚石子,波澜四起。有人认为,唯有这样才称得上是真正的取才;但也有人担心,对综合素质没有一个客观评判标准,很容易被人为操控。一位学生家长就不无担心地说:学生的综合素质评价主要由班主任或学校作出文字性评价,主观性太强,在社会信用体系不健全的情况下,这类评价的客观公正性值得怀疑。此外,权力的介入也是许多学生和家长担心的问题。

  事实表明,这些担忧并不是多余的。山东试点高校在阅读学生综合素质评价报告时,就发现了部分报告随意性强、缺项漏项等问题。有的高中学校所做的学生综合素质评价报告,明显缺乏严肃性,如有的学生某些评价项目六学期全是A,有的六学期全是B,有些学生报告里拼凑虚假的痕迹明显存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招考人员说。

  高考,作为中国教育代表性的评价机制,历来都被看作社会诚信和社会公平的风向标。公众对高考改革的困惑,实质上就是对社会诚信的怀疑以及对社会公平的担忧。在社会诚信体系没有健全的今天,任何带有一定主观意志的教育评价机制都难以获得公众的完全认同。因此,教育评价机制的建构,应该符合一个人成长的规律,不应只是教育自身的事情,而应当有机融入整个社会的信用体系建设之中。民盟中央教育委员会主任王光谦提出,应当区别教育本身与非本身的问题,进而建立一套具有公平系数的评价体系。

  改革目标

  与教育社会功能相契合

  在全球金融危机的阴霾下,借助教育改革推动社会变革,实现经济复苏,已然成为各国政府的共识。

  我国宋代思想家、教育家胡瑗曾说:致天下之治者在人才,成天下之才者在教化,教化之所本者在学校。明清之际的思想家黄宗羲则在《明夷待访录》中提出了公是非于学校的设想。武汉大学冯天瑜教授则对现代教育的社会功能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大学既是科学的殿堂,也是人们精神的家园;它有义务,也有能力调节社会的失衡。

  实践表明,教育向来都不只是教育本身的问题,它关乎整个社会的有效运转。史学家、华中师范大学章开沅教授认为,要考察教育改革的目标是否合理,关键是看其是否真正符合社会发展的需要。中国的现代教育改革之所以难以取得实效,关键就在于对教育社会功能认识不足,致使改革往往局限于教育体制内部。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教育制度经历了数次变迁:1978年中国恢复高考制度,1997年高校收费实行并轨制,1999年高校开始大规模扩招;目前,中国在校大学生数量早已超越千万,很多省市高考录取率已经超过70%。教育的饼子越摊越大,毕业生的就业形势却日趋严峻。残酷的社会现实,对当前的人才培养模式无疑是严峻考验。许多大学生在象牙塔中苦读的岁月里,已经不知不觉地远离了社会。华中师范大学校长马敏认为,教育应以育人为本位,以人的全面发展为己任,要人文与科学并重来培养人才。

  经过一段时间的跨越式大发展后,教育的浮躁心态已经非常明显;许多教育理念和教育手段已经脱离了社会的需要,走进为教育而教育的怪圈。现在大学里的许多新兴专业都是在这一时期设立的,其中有些新、奇、特的专业门类,根本没有考虑到自身的办学能力和社会的实际需求;相反,一些与国民经济和人民生活息息相关的专业,尤其是农林医药类专业,却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惨淡经营、发展乏力。在民盟中央9月16日于南昌举办的高等教育研讨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张大良表示,深化农林医药专业教育改革、增强高等学校为相关领域输送人才和服务能力的任务已经迫在眉睫。民盟中央副主席徐辉教授则强调,对于高等院校应优化层次结构,加强分类管理,以促进高等教育的协调发展。

  在教育正在由精英化向大众化过渡的今天,是否能承担相应的社会成为衡量教育成效的重要指标。在民盟中央6月29日举办的教育论坛上,清华大学学者叶赋桂阐述了教育回归社会功能的重要性。他认为,在教育的文化、政治、经济和社会等多种功能中,社会功能则是基本的;教育要传递社会的核心价值,以维持社会秩序,实现社会和谐。

  教育公平

  与社会公平相伴共生

  目前,我国在校生总数超过2亿,其中大学在校生超过2000万。如此庞大的受教育人口,使教育理所当然地被社会各界重视和关注。党的十七大报告就指出:教育是民族振兴的基石,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重要基础。

  经过多年努力,我国的整体教育规模不断扩大,能上学的问题得到了较好的解决。但与此同时,由于资源配置不合理导致了教育发展的失衡,上好学又成为矛盾的焦点。2007年进行的一项关于教育满意度的调查表明:公众对当前教育体制的总体满意度仅为57.4%;群众意见的,就是教育乱收费和择校热。

  受教育机会的不平等,源于教育资源配置的失衡

超越教育才能实现真正突破绿

。尽管近年来中国的教育投入增长较快,但是相对于经济总量来说比例依然较小。与此同时,有限的资源在分配时又多向城镇、名校倾斜,直接导致了弱者恒弱、强者愈强的局面。优质教学资源的不足,使择校、择班、择师的风气屡禁不止,甚至愈演愈烈;不少农村和薄弱学校的教师也因此孔雀东南飞,流向教育资源丰富的区域,进一步加重了失衡的困境。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盟中央主席蒋树声认为,中国正在由人口大国向人力资源强国转变,这一点决定我们必须办大教育。大教育,就意味着全国一盘棋,资源的配置就成了决定教育是否公平的关键因素。目前,国家制定了义务教育阶段各级各类学校的国家标准,包括硬件投入、教师队伍建设、资源配置、师生比例等。这个标准的制定,有利于保障教育资源配置的合理性与科学化。但在具体实施过程中,既有的标准被打折扣的现象并不少见。

  专家认为,要想实现教育资源真正意义上的均衡配置,首先应打破城乡分割的二元结构,引导教育资源向薄弱学校和农村学校流动,缩小教育的地域差异和校际差别;其次应理性设定教育目标,改变传统的人才观念,实现职业教育、普通高等教育的协调发展;再次应适当调整办学模式,实现办学主体多元化,鼓励更多的民间资本参与到教育活动中来,增强教育体制的活力,改善教育投入不足的现状。

  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重要组成部分,社会公平是构建和谐社会的基本条件。要做到经济社会协调发展,就要坚持教育优先、促进教育公平。蒋树声始终强调教育公平对社会和谐的促进作用,明确指出了二者相伴相生、相互促进的基本关系。要想通过教育改革实现教育公平,必须充分调动与之相关的一切社会因素,尤其是做到教育资源的优化配置。

  教育改革

  和社会发展与时俱进

  蒋树声认为,尽管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高等教育事业取得了跨越式发展,但仍不能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形势和新要求,不能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的新期望;仍然面临很多深层次的矛盾和问题。他认为,当前的重点应该是引导大学办出特色,而不是用一把尺子来衡量不同类型高校的教育质量。

  叶赋桂研究了中国历史上的教育变革,尤其是新中国成立以后的历次教育改革,试图从中探索教育成功的奥秘。他认为,近些年教育部门制定的教育规划,对中国教育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宏观指导的作用;但这些规划基本上都是就教育谈教育,从眼前的现实来规划未来,从当前的热点来制定战略,没有从历史的高度、时代的发展和未来社会的需要来看中国教育。王光谦认为,应当构建一个全民、终身、多样的教育体系。

  历史经验证明,教育改革的路径始终应该与社会发展的基本方向相一致;一旦脱离了时代与社会的总体发展,教贵州甲醛检测治理育过程中的短视行为就难以避免了。近年来,在市场经济的涤荡之下,升学率成为考察基础教育成功的标准,就业率成了判断高等院校成败的尺度,收入水平成为衡量人才价值的标杆。社会功利性的入侵,使得教育本身的品位大为降低,近视程度有不断加深的趋势。这些,都是与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对人才的真正需求不相符的;如果任其发展,教育必然堕入功利与庸俗的怪圈。目前,高校成为学术腐败、贪污腐败的高发区,也是在惊醒执政者,对大学的改革不能再拖延了!

  如今,我们又一次站在了改革的潮头,未来几十年的教育蓝图即将成型。

  切排骨机厂家>  我们正在研究制定的《国家中相信你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就是想通过改革来努力解决教育中存在的问题。日前刚刚发表的温家宝总理今年教师节期间的谈话音犹在耳。他要求教育部门树立先进的教育理念,冲破传统观念的束缚,在办学体制、教学内容、教育方法、评价方式等方面进行大胆的探索和改革。对此,我们充满期待。(夏你也可以用恨失去全世界静通讯员张才刚)

买二手收割机
江苏铝氧化批发
北京胶垫生产厂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