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景德镇信息港 > 法律

兵王归来 第九百零四章 撤退

发布时间:2020-02-15 21:28:49

兵王归来 第九百零四章 撤退

“上车!”雷东一拳砸碎了一辆停靠在广场边缘的汽车,利用线路短接的方法,只用了十几秒钟就启动了发动机。

三个女人紧随其后,苏小小替代雷东驾驶汽车,雷东坐在副驾驶持枪戒备,金珠和张恩敬则在后排座上趴着。

虽然有车,但却无法快速开动起来,因为到处都是人。

更有甚者,惊恐逃窜的人们发现有汽车可以乘坐,竟然不顾一切的扑上来,车门打不开没有关系,他们就趴在引擎盖上,趴在车顶上,只要能快一步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冒点危险已经不在考虑范围之内了。

当汽车开出去不足百米,接近第七团阵地的时候,这辆小轿车上面挂着的人已经不下七八个了,几乎覆盖了每一个可以覆盖的地方,苏小小只能通过很小的一个区域观察道路状况。

地七团的防御阵地已经被蜂拥而至的人流冲垮了,两百多个士兵目瞪口呆的看着洪水一般的人流,只能让开通道。

甚至,一些心思活泛的士兵偷偷脱掉军装,也混入到逃跑的人流当中狂奔。

被刺杀的消息已经在军队中传开了,这些人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是隶属于哪一方面的,因此为了躲避事后的血腥清洗,的途径就是让自己和这件事情彻底脱离干系。

跑吧,也许回到军营就安全了!

继续前进七八十米,来到攻击者的阵地,同样是一冲而散。

这些来自平壤的卫队,曾经试图开枪阻止这些狂奔的人流,可是当他们打死了几十个人之后,发现人流不但没有被阻止,反倒奔跑的速度更快了,他们的手也就不由自主的软了。

跑过来的可都是劳模,谁也无法承担扫射劳模的重大!

在人流的裹挟之下,苏小小驾车冲上和平街,转到幸福大道,一直开了接近三公里,周围才算平静了,才停下车,让车顶剩余的四五个已经快要脱力的劳模下来。

“左转,绕过小鸡巷,我知道一条路可以快速通往丹东大桥!”张恩敬惊魂未定,他现在渴望的就是离开这个国度。

“丹东大桥?”雷东苦笑摇头,说道:“那里已经被封锁了,过去就是自投罗!”

张恩敬又说道:“那就去罗先,我有朋友在那边,我们可以借道去韩国!”

苏小小冷笑道:“驱车几百公里,你以为我们能够办得到吗?再说了,此时此刻,谁还敢做你的朋友,谁还敢帮助你?”

“那……那去什么地方?”张恩敬记得满头大汗:“马上就要封城了,就要进行全城搜捕。千万不要低估这里百姓的政治觉悟,他们一旦发现陌生人,就是冒死也会举报的,我们没可能藏下去!”

“连退路都没有安排好,我真怀疑你们的智商!”雷东无奈的摇摇头,对苏小道:“去饭店!”

“去饭店?”张恩敬一声惊呼:“不可以,你们是被我们请出来的,已经不可能再以普通房客的身份住在里面了。我敢肯定,半小时之内,就会有人去饭店抓你们去!”

然而张恩敬的呼喊却没有人回应,苏小小已经发动汽车,向着新义州国际大酒店方向狂奔而去了。

七公里左右的路程,期间要经过三个检查站。

大礼堂附近发生了激战,检查站的戒备自然也得到了加强,然而此刻还处在混乱之中,无论是来自平壤的军人还是来自新义州的军人,都弄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因此他们只是阻拦普通民众,而对于拿着特别通行证的张恩敬等人却只是简单地看一眼,就放行了。

十分钟之后,汽车开进新义州国际大酒店的停车场。

酒店里的人也知道了大礼堂方向发生战斗,因此几乎每个有客人的窗户都敞开了,窗帘后面露出一张张紧张而又好奇的脸。酒店工作人员更是神情紧张,站在酒店台阶上向大礼堂方向翘首张望。

所有酒店保安都到位了,在酒店周围严密布防,凡是不熟悉的面孔,凡是没有房间等级卡的人都被阻挡在外。

几个原六十五师的士兵看到张恩敬立刻冲了过来,他们本来是负责监视雷东和苏小小的,因此都认识张恩敬,想要询问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

“归队,马上归队,在大礼堂被刺杀了,现在国家需要你们投入战斗!”张恩敬现在不愿意的就是被熟人看到,立刻冲着几个士兵大声呼喊。

“什么,被刺杀了!,赶紧,去大礼堂战斗!”领头的士兵惊恐,愤怒和悲伤在一起,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忠贞无二的战士,带领手下,跳上一辆汽车就狂奔而去。

“换车!”时间紧迫,雷东来不及解释,立刻打开悍马车的车门,坐了进去。

“我们还去什么地方?”张恩敬看着这两超级悍马,有些犹豫的说道:“不能坐这辆车,太扎眼,走到哪里都会被注意的!”

“如果你害怕,可以自己走!”苏小小本就不希望张恩敬跟着,因此说话一点都不客气。

眼看着其他人都上了悍马,张恩敬无可奈何,也只好钻了进去。

这一次,金珠坐在副驾驶位置,他很快展开一幅简图放在仪表台上,说道:“这是我家,三棵树农场三队!”

这是计划的一部分

,当情况危急,不能走正常通道返回丹东的时候,就利用悍马车的厚实装甲和高超的越野性能,直接穿过新义州的乡村小路,抵达鸭绿江边,从浮冰上开过去。

而选择强渡的地点,就无语金珠在新义州的老家附近。

那是一道河湾,冰面足够厚,完全可以支撑悍马车超过四吨的自重,而在鸭绿江对岸,就是崔大巴拉和金珠次见面的地方――兴安屯。

张扬正带着两个警察,已经在对岸守候将近一个月了!

“不需要地图,怎么走我早就记住了。我可不像他们,连后路都不给自己留!”雷东自信的倒车,然后狂飙出了新义州国际大酒店的停车场。

仅仅过了一分钟,悍马车刚刚转过一个十字路口,一个载满军人的车队就冲进了新义州国际大酒店。当他们得知住在三楼的那个来自中国的神秘女老板,以及两个陪同的政工代表和导游刚刚离开之后,一秒钟都没有停留,就追了上来。

两公里,当悍马车冲向一个检查站的时候,雷东敏锐的注意到,情况已经发生变化了。

混乱的检查站已经平静了下来,那些士兵们不再随便站在路口,举着牌子阻拦汽车和行人,而是架起了铁丝,路边还对方了沙袋,各种枪支也支了起来。

虽然有些仓促,但状况正在向有序化发展。

可以想象,大礼堂方向的战斗基本上分出胜负了,无论是哪一方面取得了胜利,他们要做的件事情就是封锁新义州,恢复秩序,抓捕敌对势力的漏之鱼。

大街上根本就没有车辆,因此悍马车的出现立刻就引起注意,在百米开外就有人举起牌子,示意悍马车立刻停车。

“冲过去!”雷东稍微降低了一点车速,貌似要停车的意思。

可是就在即将抵达检查站的那一瞬间,雷东却猛踩油门,同时右手讲一个特别通行证隔着车窗晃动了几下,大声呼喊着:“紧急公务,立刻放行!”

“砰,呼啦啦!”悍马车一头撞开路障,带着一团铁丝狂飙而去。

“哒哒哒……”检查站的士兵立刻就开火了。

只可惜普通枪弹的威力太弱了,搭在加装了特殊装甲的悍马车上,只能擦出一团团火花,根本就不能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啊啊,我们咬死了!”子弹打在车上砰砰直响,吓得张恩敬不断地尖叫。

苏小小抬手就给了张恩敬一巴掌,喝道:“闭嘴,只要在这辆车里,你就是安全的!”

“怪……怪不得你们要坐这辆车,原来……原来这是一辆装甲车啊!”汽车拐过一个街口,子弹已经打不到了,张恩敬这才惊魂未定的抬起头来,颤声说道:“做这种事情,你们才是专业级的。可笑我还自以为是,以为可以把几个将军玩弄于股掌之间,以为他们依然像我父亲活着的时候那样尊敬我,会拥护我做这个国家的新主人呢!”

“上天要想毁灭一个人,必先令其疯狂。你也不照照镜子,你不能文不能武,有什么资格号令将军们,有什么资格成为?”苏小小也是哭笑不得,原来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一个女人的痴心妄想上的,怪不得如此匪夷所思呢。

“可是你们也说了,我们的国家需要改变,我们的人民需要改变。而我,顺应民意,不是应该……”张恩敬正想为自己辩解几句,突然盯着前方露出惊恐的表情,大声呼喊道:“完了,完了,我们完了!”

“闭上你的乌鸦嘴!”苏小小又砸了张恩敬一拳头。

可是当苏小小抬起头来,看到路口情况的时候,表情也严肃了起来。

三百米开外,一个新的检查站出现了。

上百名士兵组成了一道严密的火力,而在道路中央,赫然出现了一辆虽然破旧,但却霸气外露的装甲车!

车顶,一挺12.7毫米重机枪正在调整角度,一股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

+++++

+++++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