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景德镇信息港 > 旅游

但愿林州改名只是征求意见

发布时间:2019-03-16 20:02:06

但愿林州改名只是征求意见

河南林州官方主办的红旗渠,日前发出了一则旗帜鲜明的 民意征集 林州到底叫啥好,请你谈谈看 。官同时给出了引导性的答案:红旗渠市。并且,这一段 鼓动 文字很有趣:朋友,你可曾走出林州,在飞机上、火车上、汽车上,抑或是故乡之外的另一个地方,别人问起你是那里人,你说我是林州的,但别人似乎对 林州 没什么意识,你不得不进一步解释: 就是林县 。到此,问者似有点印象,但直到你再进一步说: 就是红旗渠那个县 时,问者才恍然大悟

这,该是林州要改名的表层理由了:扩大知名度。笔者并无阻挠林州改名红旗渠的意思,说实在的也阻挠不了,真这样的话,连螳臂当车都称不上。只是面对全国各地此起彼伏的改名,尽管已经不知说了几回,仍然如鲠在喉,就还是不吐不快。《诗经》说了: 言之者无罪,闻之者足以戒。

林州改过一回名了,原来叫 林县 。清楚地记得当初那首关于红旗渠的歌,开头便是 劈开太行山,漳河穿山来,林县人们多壮志,誓把河山重安排 。林县这个名字,历史其实也相当悠久,明朝洪武三年也就是1370年就这么叫了,不知道为什么上世纪90年代一定要叫回金朝时的称谓:林州。有一段时期,县级或市级的地名,易尾字而缀以 州 ,似乎是很时尚的事情,我没有认真统计一下,但肯定有不少,甚至 周口 还要整个换成 陈州 呢。我对这种现象一直感到不解,难道 州 这个先秦时期就已经催生、且为魏晋宋元所沿用的行政区划单位,透出了浓浓的古韵,能显出文化的含量来?然类似林州这种 民意征集 ,我则是理解的。其官已经毫不讳言:如果 林州市 改为 红旗渠市 是否也能像 大庸 改成 张家界 一样,给百万林州人民带来不争的红利?这,该是林州要改名的深层理由了。在一些精明的人士那里,这个红利是可以估算出来的。周口那时候,有人就不知根据什么估算出: 陈州 的招牌价值100亿元人民币。

改个名字,是否GDP一类都跟着蹿升,属于另一个问题。我在当下关心的是,改名的必要性。国务院在1986年出台了《地名管理条例》,其中的第三条规定: 地名管理应当从我国地名的历史和现状出发,保持地名的相对稳定。必须命名和更名时,应当按照本条例规定的原则和审批权限报经批准。 我的视野有限,不知道该《条例》之后有没有过修订,也不知道这一法规有没有上升到法律。只是纵观我们国土上的地名变更,真的到了《条例》所说的 必须 程度了吗?显见没有,大家盯住的无非都是 改名经济 ,改名带来的经济。

这些年各地频繁改名,恰如白居易所说的 乱花渐欲迷人眼 。这是笔者对白诗的歪用。因为在白居易那里,游人面对五颜六色的鲜花争奇斗艳,眼花了,神迷了,不知该把视线投向那里才好,潜台词是应接不暇、美不胜收。而在改地名这里呢,眼睛花的结果更接近于甄士隐所解的《好了歌》: 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 依法治国的新大幕已经徐徐拉开,凡事首先都更该运用法治的思维。像《地名管理条例》,我们不仅不能无视它的存在,而且要维护它的严肃性。当然,它也要进行必要的修订,当务之急是明确什么叫 必须更名 。

林州市委宣传部一位负责人说,他本人也很纳闷为何红旗渠站上会发出这样的一条 民意征集 ,宣传部对此事并不知晓。那么,但愿林州改名只是在 征求意见 的层面了。地名学是人类学研究的一个分支,还是不要让后世把我们这个时代的地名更迭也当作学问来研究吧。


球场围网
毛毡收纳盒价格
星力游戏代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