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景德镇信息港 > 娱乐

本文发于芥末堆作者子航经亿欧供行业人士参2019iyiou

发布时间:2019-05-14 18:20:25

【编者按】在腾讯“连接一切”的战略下,纵观目前其在教育领域的布局,似乎腾讯在教育上的故事才刚开始。

首先,腾讯的教育业务更偏向为B端机构提供工具和赋能,做教育行业的“基础设施”,同时也更注重强调与机构的合作与生态建设;其次,腾讯在教育内容和服务领域,腾讯主要通过寻找优质的投资标的进行布局,目前已投资25家企业。

但是,教育业务在腾讯整体业务中被拆分的零零散散,未来腾讯的教育故事要如何讲下去呢?

本文发于芥末堆,作者子航;经亿欧,供行业人士参考。

四年过去了,腾讯的教育故事仍然讲的很慢。

“连接、工具、生态”,马化腾在2018中国“互联+”数字经济峰会上这样解释腾讯战略。他希望,腾讯能够成为各行业的数字化助手,帮助每个行业进行数字化的升级。

“连接一切”作为腾讯的至高战略,教育行业自然不能被忽视,而腾讯的多位高管也曾在很多场合强调了腾讯对于教育的重视。腾讯试图通过和这两款拥有海量用户的产品切入教育场景,与教育用户建立强连接关系。

但从腾讯多个教育产品目前的现状看来,这个“连接一切教育”的故事,才刚讲了个开头。

连接2.7亿人,看上去很美如果给腾讯的教育业务选关键词,“基础设施”或许是再合适不过的词之一。

自2013年9月,上线“教育精品课”项目涉足教育业务开始,腾讯的教育业务便一直扮演这样的角色。在这个逻辑下,腾讯教育更偏向为B端机构提供工具和赋能,做教育行业的“基础设施”,同时也更注重强调与机构的合作与生态建设。

这也是中国教育场景下的一种捷径, 前几日教育部发布的《2017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全国共有各类学校51.38万所,在校生2.70亿人,腾讯通过教育生态直接对接学校等B端,终连接到这些B端覆盖的人群。

而腾讯具体的做法,是利用腾讯和所带来的强关系链和流量势能,复制线下师生关系,推出腾讯课堂、智慧校园、腾讯微校等产品链接师生和服务机构,再通过投资布局教育内容产品,终形成流量和教育业务闭环,这便是腾讯教育业务的终目的。

与十年前相比,腾讯已由一家提供社交工具IM的公司,演变为一家基础设施公司,这也恰是BAT们发展的一种必然。不过当具体到教育行业时,我们还是需要一个评价标准。

腾讯副总裁王巨宏始终向媒体强调,腾讯做教育只做两件事情,连接和内容。相对内容,腾讯的教育业务在“连接”方面还是做的更多。

据了解,2017 年腾讯课堂每周上课人数超过 100 万人,平台入驻机构超过 4 万家,腾讯智慧校园从2015年推出至2017年12月,覆盖了全国7000多所学校。根据《2017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7年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学校21.89万所。从公开数据上看,腾讯正在逐步的接近目标,但速度明显并不快。

从另一个角度说,腾讯教育业务目前仍以对B端为主,若要真正链接到人,还有一定距离。“基础设施”业务的基本逻辑仍是工具逻辑,如何让使用工具的人与产品本身产生联系是才是关键。

而家长和学生用户们原本就在使用腾讯的社交产品,并非增量用户,添加教育功能后仅是帮助其更便利地交流,实际上用户们并不容易与产品产生进一步联系。而对于教育行业用户而言,优质的教育内容和服务才是他们始终追求的根本。

不仅是腾讯的教育业务,包括淘宝教育、百度传课等由互联巨头们孵化的教育产品的市场反响都并不尽如人意。相比之下,易在教育领域的做法就要好的很多。易教育业务一开始就并不排斥直营课程内容。易教育业务的发展,很大程度上也正是得益其体系化课程所带来的黏性用户。

回归教育本质,尽管技术是教育行业爆发后的新变量,优质教学内容和服务始终才应是左右教育行业的本质,而这也许正是定位“基础设施”的腾讯教育业务所需着重考虑的。

惧谈“颠覆”,独尊“连接”在腾讯的教育业务中,与教育内容和服务直接相关的业务并不多,而这是由腾讯整体业务逻辑直接决定的。

作者潘乱在《腾讯没有梦想》中写到,马化腾认为“过去业务部门经常跨界做到合作伙伴的业务上,这样不行,业务部门要把自己能做的范围定到很薄的一层,关键的是定位要定好,有为有不为。别人能做好的就让别人去做,千万不要去抢。”

这个逻辑带来的影响是多方面的,首先,腾讯在新教育业务的推出上,变会显得有些畏手畏脚,唯恐被别人看出会是与同行业其他产生竞争。

腾讯微校在今年4月推出面向高校的“校园卡”后。芥末堆注意到,腾讯微校总经理余斐在不同场合反复强调,微校重要的还是在做连接,帮助服务商降低建设成本和技术门槛,并将会开发产品和技术能力给校园卡厂商与校园生态合作伙伴。言外之意是,请大家不要恐慌,不要把我们当作竞争对手,腾讯不是来“颠覆”传统校园卡的。

其次,在这个逻辑下,腾讯的教育业务只能被限制在做“连接和工具”的这个框架下无法跳出,这将带来两方面严重的影响。一方面,腾讯的教育业务部门难以对新教育趋势做出迅速反应;另一方面,以产品体验著称的腾讯,正越来越难以接触到C端教育用户的需求。

举个例子,腾讯一直看好知识付费领域,马化腾也在互联评论家keso的朋友圈内发布评论称,将会推出公众号付费订阅功能,正在敦促开发进程。但事实上,截至目前付费订阅功能都没有推出。

出身腾讯的小鹅通创始人鲍春健向媒体解释了其中原因,团队担心上线自己的付费阅读工具,又会变得太重,从而失去了本身工具化的特色。“根据我所了解到的情况,已经放缓了付费阅读功能的上线节奏。”

BAT在教育领域中的轮尝试已经验证了,仅依靠流量并不能做好教育产品,优质的教育产品需要优质的内容和服务。那么腾讯能否突破框架限制,提供更优质教育产品?

作者对长在《腾讯养蛊:赢了市场,苦了项目》一文中这样阐述腾讯做游戏的逻辑,即以数据驱动为核心逻辑,对项目本身并无感情,“任何项目一入鹅厂都是棋子,小众精品的项目就是炮灰,经常被牺牲掉。”假使这个逻辑同样适用于教育业务,这几乎是一种毁灭性打击。

因此,在教育内容和服务领域,腾讯主要通过寻找优质的投资标的进行布局。

图片来源:黑板洞察

根据黑板洞察统计,腾讯从2014年开始布局教育行业至今,已有25笔投资案例。在首届“一丹奖”颁奖典礼上,腾讯总裁刘炽平提到,尽管教育业务未能给腾讯带来庞大收入,但公司仍希望以投资教育的形式回馈社会。

腾讯的教育业务内部话语权不足?教育业务在腾讯整体业务中被拆分的零零散散。

腾讯是为数不多,拥有教育业务但不设立总教育事业部门的互联巨头,教育业务一直分属不同的事业群。其中,社交络事业群(SNG)下属的教育事业部负责腾讯课堂等产品、移动互联事业群(MIG)孵化了面向高校的腾讯微校等产品、而络媒体事业群(OMG)则孵化了腾讯精品课等产品。

这样做的优势在于,各个事业群可以根据其强势业务来拓展教育业务。例如,社交络事业群(SNG)在推出腾讯课堂时,就首先使用了的资源,随后推出的家校群等智慧校园产品也是如此。

弊端同样明显。对于公司结构日益复杂的腾讯集团,不同事业群无益于不同的公司,之间的业务协同和资源调动需要花费更多精力去协同和配合,还会出现同类业务的竞争。2016年,腾讯和就先后推出了其智慧校园产品,腾讯智慧校园总负责人王少君表示,双方之间肯定存在竞争。

严重的是,在面临整体业务布局时,某项业务极有可能被砍掉,这种案例在腾讯整体发展中并不少见。作者对长提到过,“腾讯式停服,往往是在你觉得这个游戏其实还有救,用点心还能继续运营下去的时候,腾讯自己先放弃了。”

例如,腾讯和新东方高调宣布合资成立的微学明日旗下的题库产品“优答”系列,就在2016年7月爆出裁员和破产清算的消息。尽管“优答”功能较为全面,并引入了腾讯产品的关系链。但面对题库类产品转型的难题,和腾讯对猿辅导、阿凡提等题库产品投资,就不得不接受被抛弃的结果。

对于腾讯内部孵化的产品来说,在其数据驱动的逻辑下,能否争取到足够多的资源和话语权将成为其活下来的关键。从已上市众安、阅文集团,到即将赴美上市的腾讯音乐和曾经差点被砍掉的腾讯视频都证明了这一点。

尽管腾讯副总裁梁柱对外表明,腾讯高层对教育寄予厚望,将在教育领域投入更多资源,不断向前发展。但也有腾讯教育业务的员工告诉芥末堆,腾讯的部分教育业务可能正在考虑变更部门归属。

AI和功能游戏能否带来新未来腾讯教育业务的将会在哪些方面做出改变?

新东方CEO孙畅在2016年接受腾讯投资时表示,有两个方向特别看好:基于腾讯的音视频技术去延展的教育业务;基于腾讯的游戏去做游戏化教育。这正是腾讯教育业务正在做出突破的部分之一,另外一部分则是腾讯的AI业务。

2018年2月,腾讯游戏公布首批功能游戏,其中包括《榫卯》、《折扇》、《纸境奇缘》、《欧氏几何》和《尼山萨满》。不能否认,面对外界对腾讯游戏,尤其是“荣耀”的负面评价,高调推出功能游戏是腾讯试图为腾讯游戏建立正面形象的一种公关方式。这既是求生欲,同时功能游戏也确是一个增量市场。

根据伽马数据(CNG)发布《2018年功能游戏报告》,预计2020年全球功能游戏市场总规模将达54.5亿美元(约合360.9亿元)。尽管这一数据相较千亿规模的全球游戏市场还有些少,但对于销售已经放缓的国内游戏市场是一个新的增长点。配合腾讯已有的教育业务,功能游戏仍有相当的想象空间。

但不论如何,腾讯教育业务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将会是提供基础设施服务。在这其中,AI+教育正在可以成为新的故事。事实上,这也正在成为所有教育公司的标配。

腾讯公司AI Lab主任张潼在2017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表示,腾讯AI Lab的三个方向,分别是针对企业、社会和学界。目标便是,利用腾讯的场景,把AI技术场景落地,长期帮助行业做深度的解决方案。

面对整体消费升级,和对新的业务增长领域需求的寻找,腾讯必然无法放弃教育业务。既然如此,首先提供优质教学内容和服务是不可或缺的。其次,将内容与技术手段进行融合,通过技术优化内容和改善内容的形式与传播效率应该是一个能讲得通的故事。

相关推荐:

四年23次投资教育企业,腾讯在布局什么?

宝宝玩英语获1.5亿人民币B轮融资,腾讯领投

用人工智能定义“互联辅导”,洋葱数学获1.2亿人民币C轮融资

2014年天津生活服务C轮企业
漫改
2008年菏泽汽车出行上市企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